当前位置:主页 > M生活史 >《Sample》第六期「餐桌前我们都是人类学家」辣椒武器史──从日常佐料到雨伞运动 >

《Sample》第六期「餐桌前我们都是人类学家」辣椒武器史──从日常佐料到雨伞运动

来源:M生活史 时间:2020-06-10 指数:178

原文刊于《Sample》第六期「餐桌前我们都是人类学家」

我不是嗜辣的人,除了特别的菜餚,通常都不会加辣。然而,在谭仔点清汤米线的人,总是会受旁人质疑的:「清汤不如不吃!这幺小的事也熬不过去,怎幺办?」然后,便是大家纷纷吹嘘吃得多辣的时刻了。

观乎辣椒相关产品的行销策略,整体似乎都在标榜痛苦、危险、过量:餐厅会推出各种辛辣食物挑战,比如激辣版水牛城鸡翼,吸引一众YouTuber到场试验;而辣椒酱的包装常有火焰、毒药、死神等图示,标明「100%痛楚」、「疯狂」、「致命」,有些甚至列明条款,消费者在购买产品时需知悉产品的危险性,公司不会因产品而起的身体损伤负上责任。情况形同军备竞赛,谁能抵受更辛辣的味道,就更值得受到尊重,在英语里会说have the balls,因贴近危险与伤亡而更有阳刚气息。本是一种食材佐料的辣椒,就此变成了阳刚力的较劲场所,是一撮撮早知危险却又用于己身的自虐武器,藉此叫人折服。沿着这一条线,辣椒的辛辣与武器化倾向,竟可一路连结到印度国防的军事实验,以至贯通香港的雨伞运动,但容我押后再谈。首先要处理的是,辣椒到底何以叫人痛不欲生,又怎样发展出辛辣的味道?

辛辣的源头

辣椒的独特辛辣,其实源自一种名为辣椒素的物质,主要存在于保护种子的白色胎座组织。这种物质会对哺乳类作用,同时可抵御真菌,却不会影响为辣椒播种的鸟类,确保植物的散播与存续。不过,化学上而言,辣椒素本身并无刺激性,但因其化学结构,会与人体神经元中感受灼热、擦伤等刺激的部分结合,发出讯号,从而使身体误而为真,严重的时候甚至会使身体过度反应,自行引发炎症。因此,吃辣椒而诱发的一系列感受,可说是一种没有根据的过敏反应,是身体对自身的攻击,另一种从内部出发的自虐,与人们以辣椒自残的做法或许堪可对照。

许多网上媒体都会载录罗列最火辣的辣椒清单,引人幻想层递上去的辛辣口感。回顾辣椒的辣度评级机制,其实源自1912年美国化学家史高维尔所制定的史高维尔辣度单位(Scoville Heat Unit,简写为SHU)。这种方法需由人亲身测试,某品种的辣椒素会被融入糖水中,交由几个人分别品嚐,再按量逐步增加糖水,直至没有人嚐得出辣味为止。换句话说,SHU代表的正是需要以多少单位的糖水稀释辣度,才能完全中和辣椒对人体的影响。虽然,为了保有客观性,后人改用高效液相色谱法检测,但因SHU流行已久,辣椒素含量仍会换算成SHU的单位。从数字上看,乾辣椒约为1000-2000 SHU,墨西哥辣椒(Jalapeño)有约3500-8000 SHU,而指天椒则有30000-48000 SHU。这些日常的辣椒已可叫不嗜辣的人频呼救命,不过随着栽培者的研究,SHU数字也逐步提升,甚至有超越一百万SHU的品种,换言之,需要过百万单位的糖水才能中和效果。而在不经人工培育的品种中,也有超过百万SHU的辣椒,即着名的印度鬼椒(Bhut Jolokia)。

印度鬼椒的前世今生

印度鬼椒录得1041427 SHU,于2007年获健力氏世界纪录大全认证,确认为当时世上最辣的辣椒。鬼椒盛产于印度东北部,由黄灯笼辣椒及小米椒的基因交杂而成,于野外自然生长。有指,印度鬼椒带有芬芳而可口的香味,但一颗约长七厘米阔三厘米的普通大小果实,已足够一个六人家庭一天两餐作为伴料食用。因为鬼椒的辣椒素含量相当高,进食少量已可引起强烈反应,使人大量流汗,口腔、喉咙、胃部有强烈烧灼感,直接食用鬼椒更有机会使人短暂失去身体协调性。

正因其天然的辛辣度,除了进食以外,鬼椒也一直隐有武器化的潜在可能。从前,在出产鬼椒的地方,当地居民会把鬼椒捣碎,将之涂抹在村落及田野边缘,画出疆域,用以防治野象及各式觅食动物的侵袭。不过,来到现代,鬼椒的辛辣果真开发出军事的面向。

印度政府国防部辖下的国防研究及发展组织于2009年发布简报文件,讨论他们以鬼椒研发而成的「以含油树脂为基的手榴弹」。文件指出,这种手榴弹容易操作,会于抛出一两秒后自行燃烧,同时产生烟雾刺激眼鼻,引致强烈的咳嗽及流泪,甚至窒息,而手榴弹外殻会于爆破后迅速融解,难以被反丢回来。按其资料可见,鬼椒手榴弹是一种反恐武器,主要用以驱除恐怖分子,尤其善于将敌人从窼臼中逼出,而其用意也并非要致人于死地,而是将敌方身处的环境变得难以忍受。

这样的武器设计,显然是针对现今恐怖分子的行动模式。军事哲学家Manabrata Guha认为,这款新型武器所展现的,正是整套战术思维的转变。按其分析,昔日战争的主要目标,是削弱敌方战略重心的军力,因而会有「炮打司令部」的说法。但是,随着恐怖分子越发散碎化,以游击突袭,国家政府只能採取新式的战略思维。Guha认为,策略重点就是攻击个体的身体协调性。以鬼椒手榴弹而言,一经投掷,室内的环境就变得无法忍受,恐怖分子要不逃到户外遭围攻的军方生擒,要不留在室内受气体折磨,窒息又或丧失身体协调性,失去战斗能力。如此的战略调配,承认了现在的敌人并无定形,隐身于群众之间,随时突然浮现,相较体制完备的军方总是快其一步,致使军方必须应对极其散碎的暂时据点,以捕猎的方式逐个击破,追蹤整个网络。由此,本为日常佐料的辣椒,就此成为军事科技的一员,辛辣的化学特性成为了国家政府对抗威胁的有效手段。

液态的矛,伞状的盾

除了军事手段以外,辣椒同样作为治安工具,为国家政府所用。身在香港的环境,胡椒喷雾正是尤为切身的一个例子。

胡椒喷雾同样以辣椒素含油树脂製成,按各国编制及生产商不同,SHU从500000到15000000不等,需数以百万的糖水才能中和效果。胡椒喷雾本是由洛文(Kamran Loghman)于八十年代与FBI共同研制,他亦为其撰写了使用守则。当时,面对歹徒,警方要幺使用警棍,要幺拔鎗,对嫌犯採用的武力实在过为强力。有见及此,当时正研究印度及日本武士道的洛文,发现古时日本的女性会在和服中收起一包胡椒粉防身,受男性侵袭时就会把粉末洒出去,因而受到启发,决定把邮差用以退治狼狗的胡椒喷雾武器化,变成今日所用的胡椒喷雾。按他所言,胡椒喷雾的设计原意,是提供一种制服歹徒的非致命武器,而且其效力会于四十五分钟内消退,不会造成长期影响。但是,使用守则亦指明,除非对方有可能伤害执法者或他人,否则不可以使用胡椒喷雾,使用前也需斟酌距离,事先发出口头警告,并询问有否患病及受药物影响等等。正如洛文多次表明,假如按照守则所示,许多应用胡椒喷雾的情况,其实都是採用了不恰当的武力。

香港一直有法例规管胡椒喷雾。任何人持有胡椒喷雾及催泪喷雾器,不论买卖均属违法,控以无牌管制枪械罪名,一经定罪,最高可判罚款十万元及监禁十四年。而香港警方配备的胡椒喷雾,辣度约为500000 SHU,以狭长水柱的形态喷出,能準确针对个别目标。

2014年9月26日,以争取真普选为目标的公民抗命运动正式展开,并以重夺公民广场掀起序幕,运动后来正名为「雨伞革命/雨伞运动」。9月28日清晨,筹备多时的佔领中环计划提早启动;至同日下午4时左右,于集会场地外夏慤道,大批民众涌出马路,组成封锁线;5时58分,于夏悫道与添美街交界防线的防暴警察展示「警告催泪烟」旗,十秒内发放多枚催泪弹,群众四散,催泪气体散去后,群众再度于夏悫道集合,警方于6时03及05分再次施放催泪弹。期间,一名面戴口罩的男子,于催泪烟雾间双手高举雨伞,未作退避,照片其后疯传,更登上《时代》杂誌封面,成为雨伞运动的标誌之一。这一次行动,是警方自1989年旺角油麻地骚乱后首次向香港市民发射催泪弹,因而激起民愤,触发长达八十一日的佔领行动。

虽然,催泪弹引人窒息的烟雾可说是运动大规模爆发的诱因,但雨伞运动的起名,显然是警方驱赶示威者时採用的胡椒喷雾的直接对应。由上可见,在户外环境使用催泪弹似乎并非经常有效,群众可以轻易散开再度集结,而风向也会影响其成效,甚至反而攻击到未配戴抵御装备的同僚。因此,为了对抗示威者,警方不得不选取近身攻击的胡椒喷雾,向民众迫近使用,而雨伞则成为防御措施。此刻看来,伞运的整个系统,其实都是面对警方多重武力──从催泪弹、胡椒喷雾,到鸣枪与警棍的运用──的激烈反应,正好表明了示威者的诉求被国家机器强行压制的实况。

液态的矛,与伞状的盾。面对侵袭,群众只能举起雨伞挡格,而警方也陷入尴尬的局面,必须由前线人员逐步提盾逼前,伸手把一把把雨伞扯开,再行使用喷雾,令路边经常出现大量雨伞残骸。不过,相对装备充足的警方,群众的机动力经常使其疲于奔命,即使群众所做的只是进佔一个地方停驻,然后再次适时退却。至于在行动中遭喷雾射中的市民,则会被迅速带到后方,由多人协助,并以从各地搜集回来的生理盐水治理,沖去患处上油性的辣椒素,纾缓痛楚,饶有同僚之谊的意味。而整套行动,从防线、移动到后勤,都由群众自发组织、动员,偏偏一切皆由辣椒素而起。

假如按照Guha的分析,国家机器採用鬼椒手榴弹的原因,是要令潜藏于群众内的恐怖分子无所遁形,当威胁变成群众本身的时候,则任何形态的辣椒系武器都变得无效。同样是打击身体协调性,但对有充足人手,可迅速处理的群众,辣椒素无非造就一时的不适,难以助警方进行后续的拘捕行动。由于香港警方一直未有公开《警察通例》第29章「武力与枪械的使用」,我们也无法推断出警方的战略及使用武力的準则,却可以从事件不断升温的现象,看出一种模糊的混乱性,因进退失据,难以确立目标而引致过分使用武力,将警方和群众锁入正反馈循环之中。

或者可以说,以辣椒素为基础的武器,正好于此表徵出武力的不恰当性,并折向其生物特性:那是国家机器对其内部人民的过敏反应,甚至引发炎症。人群可以散去,再行聚集,也总是较任何部署灵活,走快一步。之如鬼椒手榴弹散发的烟雾对敌我一视同仁,无法分辨敌我的武力行动,也总会受到反噬。倘若国家机器只能把一物视作威胁,区别为恐怖分子,从而制定战略方针对付,走入不断自我刺激的循环,也就终将会走入尴尬的境地:群众即是敌人,武器反成祸因,压制才是失控的源头。

相关文章:

本月排行

头条推荐

  • 德足总送生日祝福 与厄齐尔冰释前嫌? 德足总送生日祝福 与厄齐尔冰释前嫌?
  • 德车厂更看重Mini 从BMW Mini 九月销量跃居所有欧市品牌之冠谈起 德车厂更看重Mini 从BMW Mini 九月销量跃居所有欧市品牌之冠谈起
  • 德车抢佔南韩新处女地 德车抢佔南韩新处女地
  • 德辅道中 变无车公共空间 清新草地嘉年华 德辅道中 变无车公共空间 清新草地嘉年华
  • 德辅道西9号全层叫价逾2亿 德辅道西9号全层叫价逾2亿
  • 德达澄清并非护照晶片主要供应商 德达澄清并非护照晶片主要供应商
  • 德达飞讯将竞投 新移民综合系统合约 德达飞讯将竞投 新移民综合系统合约
  • 德银2022年前裁18000人 德银2022年前裁18000人
  • 江油H惠生活|分享消费经验|送给将要启程的你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